发新话题
打印

浅析中日“公务员热”的异同

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

浅析中日“公务员热”的异同

引用:
   曾几何时,高考被国人称为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,用来形容竞争的激烈、残酷和无情。不过,这已经成了昨日黄花(今年某些地区录取率已经高达90%,全国平均录取率也将达到70%),取而代之的是公务员考试,2009年中央和直属机关的公务员考试尽管只有1万5000人的名额,但通过资格审查的却有135万人,最后参加考试的也超过了104万人,从这仅仅1.5%的录用率可以看出,这难度当然是即便录取率最低时的高考也远远无法比拟的。

      其实改革开放初期政府工作人员“下海”、弃政从商的人并非凤毛麟角,尽管公务员一直是“铁饭碗”,但倘若有了“金饭碗”,这选择就不言而喻了。如今创业之路日渐艰辛,公务员的“铁饭碗”却不断被打磨得金光闪闪,整个社会对公务员考试的“热情洋溢”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考学也好,考碗也罢,但凡考试,便有挖掘不尽的故事,高考中的“身份门”、“民族门”,还有不久前的三亚公务员招考的“裙带门”等等,都各自沸沸扬扬领了一阵子风骚。

      与我们通常是靠网民们在台子下面的吵吵嚷嚷不同,日本这类事情却是主流媒体所关注的焦点。今年年初,日本北九州市的一次公务员升职的考试中,一位50岁的男性职员上厕所掏手绢的时候,藏在兜里面的小抄掉了出来,被人发现受到了处分。都这么大年纪了,还是个小职员,老婆孩子面前也抬不起头,想被“潜规则”一下,又没人给机会,只好自己铤而走险了,这一大胆不要紧,直接上电视了,面子也只好用手挡起来了。另外一个公务员更惨,仅仅因为在禁止吸烟的路边抽烟被人举报而受了处分并公开道歉,这下子今后晋升什么的机会可就几乎没有了。

      诸如此类的事情跟我们公务员“大人考试,小学生监考”以及“我是某某我怕谁”的故事比起来丝毫没有引人入胜之处,在日本,公务员受公众监督的程度是很高的,所以,无论到政府哪个部门办事,都会看到一张笑脸客气地对着你,生怕你不知道他们是为你服务的。当然例外也是有的,比如入国管理局,去了多次,几乎都是机械刻板不苟言笑的样子,大约那里是为外国人服务的缘故吧?

      尽管日本的公务员似乎享受不到“高高在上”的感觉,但公务员考试却同样一直受许多人的追捧,尤其是2008年下半年经济不景气到来以后,就连以前经常招不满人的警察和消防等职位,也有大批的报名者,笔者所在的千叶县2009年补招2008年度计划的50名警察,45个都道府县的1620人报名参加考试,考试当天尽管因大风通往考场的电车停运,有不少人耽误了考试,但也有1089人参加了考试。而长崎县一般职员的录用率2009年达到了惊人的1:59,今年录用人数从去年的6人增加到35人,就这样,从报名情况来看,录用率也不过是1:17。

      据日本人事院统计,日本今年报名参加公务员2类考试的人数已经超过4万8000人,比去年增加了20.3%,已经连续两年增加,这还是一般公务员考试,至于与今后升迁有着密切关系的、选拔候补官员性质的国家公务员1类考试,更是与司法资格、公认会计资格一起并称为日本的三大“难考”,从录取人员中各自出身的大学统计排名上可以看出竞争之激烈程度,也许同属东方文化的缘故,日本人与我们一样拥有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情结?
高等院校专业参考——理性填报高考志愿

TOP

日本国公务员一种考试合格者大学出身排名榜(单位:人)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高等院校专业参考——理性填报高考志愿

TOP

引用:
    2009年初是就业形势最严峻的时候,大阪市为了对应日本政府紧急经济雇用政策而增加人手,定员5名却一下子来了2782人应聘,据负责招聘的人事科长说:这在大阪公务员招聘中是史无前例的。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日本人对公务员职务有多么的向往,更多的是反应了当前日本民众中普遍存在的、对未来经济形势并不看好、追求稳定的一种心态。

      看起来日本民众与我们一样识时务,“人往高处走”嘛,但与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一边大骂着贪污腐败、一边削减了脑袋拼命挤进公务员队伍、极力争取贪污腐败的机会不同(贪官污吏们前赴后继的事例可以证明这一点),绝大部分日本人对做公务员并没有诸如此类的附加愿望--毫无疑问,他们和我们一样对赚更多的钱有浓厚的兴趣,但同时,对获取不义之财可能产生的巨大风险感到恐惧,这导致了他们可以几十年如一日的在同一个地方、做着同样的并不复杂的、甚至是单调的重复性工作,并一如既往保持他们对国民的笑脸服务。

      这把时刻高悬在他们头顶上“达摩克利斯”之剑,便是民主监督体制
的力量,或者这就是中日两国“公务员热”众多相同点背后唯一不同之处吧?
高等院校专业参考——理性填报高考志愿

TOP

发新话题